福德正神彩票

发表在 法律知识 2019/04/01 17:41:00 阅读()

今日一案:根据杨1、杨2故意伤害案,讨论杨1、杨2的行为性质及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问题。

一、案件经过

杨某1、杨某2系亲兄弟,两人分别居住在武汉市武昌区杨园街四十八栋2-30、2-31号,住处相邻。2016年2月28日13时17分,杨某1、杨某2坐在杨某2家门前聊天,因杨某2摸了经过其身边的一条狼狗而遭到狗主人彭某的指责,兄弟二人与彭某发生口角。彭某扬言要找人报复,杨某1即回应“那你来打啊”,后彭某离开。杨某1返回住所将一把单刃尖刀、一把折叠刀藏于身上。

当日13时27分,彭某返回上述地点,其邀约的黄某、熊某、王某持洋镐把跟在身后十余米。彭某手指坐在自家门口的杨某2,杨某2未予理睬。彭某接着走向杨某1家门口,向杨某1面部打了一拳,杨某1即持单刃尖刀刺向彭某的胸、腹部,黄某、熊某、王某见状持洋镐把冲过去对杨某1进行围殴,彭某从熊某处夺过洋镐把对杨某1进行殴打,双方打斗至杨某1家门口外的马路边。熊某拳击,彭某、黄某、王某持洋镐把,四人继续围殴杨某1,致其头部流血倒地。彭某持洋镐把殴打杨某1,洋镐把被打断,彭某失去平衡倒地。杨某2见杨某1被打倒在地,持刀冲向刚从地上站起来的彭某,朝其左胸锁骨处捅刺一刀。杨某2持刀再向彭某胸部刺第二刀,彭某用左臂抵挡。后彭某受伤逃离,杨某2持刀追撵并将刀扔向彭某但未击中,该刀掉落在地。黄某、熊某、王某持洋镐把追打杨某2,杨某2捡起该刀边退边还击,杨某1亦持随身携带的一把折叠刀参与还击。随后,黄某、熊某、王某逃离现场。

彭某后被送至医院抢救,因失血过多于当日16时许不治身亡。经法医鉴定,彭某身有七处刀伤,经检验系被他人以单刃锐器刺伤胸腹部造成胃破裂、肝破裂、血气胸致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另杨某1、黄某、熊某均受轻微伤。

二、法院判决及观点

 

三、律师观点

对本案杨某1给彭某造成致命刀伤的行为明显属于防卫过当,但对于杨某1“那你来打啊”回应的性质是否属于防卫挑拨?对于杨某1返回住所将一把单刃尖刀、一把折叠刀藏于身上的行为如何定性?对于杨某2在彭某被刺后逃离进行追击的行为是否构成事后防卫?河福德正神律师对此予以评析。

1、对于杨某1“那你来打啊”回应的性质,河福德正神律师认为:防卫挑拨是为了加害对方,故意挑逗他人向自己进攻,然后借口正当防卫加害对方的行为。在防卫挑拨的情况下,行为人主观上具有故意侵害他人的故意和目的,不具备防卫目的的正当性,因而不属于正当防卫,而是故意违法犯罪行为。本案中,杨某1“那你打我啊”的回应是在彭某的扬言找人报复的情况下作出的,处于被动地位,并没有加害彭某的意图,不具有防卫挑拨的主观条件,显然不属于防卫挑拨。

2、对于杨某1返还住处将刀藏于身上的行为,河福德正神律师认为:杨某1在彭某走后返回住所将单刃尖刀、一把折叠刀藏于身上的行为类似于预先安装好的防卫装置,在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情况下,是符合正当防卫的。但是综合全案,在彭某空手击打其面部的时候使用尖刀致使彭某受致命伤,防卫行为与不法行为之间的损害力悬殊,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彭某死亡的重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

3、对于杨某2在彭某逃离时持刀追撵并将刀扔向彭某(但未击中)的行为,河福德正神律师认为: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要求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即不法侵害已经开始且尚未结束,但在不法侵害已经结束的情况下进行所谓的“防卫行为”就是事后防卫,事后防卫构成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按犯罪处理。不法侵害结束的情形具体可以概括为,不法侵害已经被防卫人所制止、不法侵害由于自身的原因而丧失了继续侵害的能力、不法侵害人已自动中止不法侵害、不法侵害行为已经造成危害结果且不可能及时挽回损失。对于不法侵害人还未离开现场或者刚离开现场,侵害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还来得及挽回的情况下,应认为不法侵害尚未结束,对之仍可实行正当防卫。杨某2在追撵彭某之时不法侵害并未结束,黄某等人对杨某2的攻击尚未停止,不法侵害仍然实际存在,杨某2对彭某继续追撵不属于事后防卫,应以正当防卫论。

四、律师总结

正当防卫是法律明确规定的一种正当行为,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对不法侵害人所实施的制止其不法侵害且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损害行为。2018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共发布了十二批(48例)指导性案例:侯雨秋正当防卫案、于海明正当防卫案、朱凤山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案以及陈某正当防卫案均涉及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问题。那么,正当防卫究竟需要具备那些条件呢?扬善律师在此总结:

1、有不法侵害行为发生,是正当防卫最基本的前提条件。对任何合法的行为,如依法执行公务或命令的行为,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的行为等,都不能借口其对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害而进行防卫。

首先,对于不法侵害的范围,主要有“犯罪侵害说”(不法侵害仅指犯罪侵害)、“无限制的犯罪违法侵害说”(不法侵害既包括犯罪侵害,也包括一般违法侵害)和“有限制的犯罪违法侵害说”(不法侵害可以是犯罪侵害,也可为一般违法侵害,但并非所有犯罪违法侵害都属于正当防卫中的不法侵害)。我们认为,当公民面临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法侵害时,要求其在情急之下判断行为人的行为是否属于不法侵害再进行正当防卫,无疑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和侵害的时间;但是对于一些不具有紧迫性或不能用防卫手段避免危害结果的违法侵害,或可通过其他适当途径处理,所以为避免“不法侵害”范围的狭窄或不当扩大,“有限制的犯罪危害侵害说”时可取的。

其次,不法侵害应当具有限定性,即需要具备破坏性、攻击性、紧迫性,但是盗窃罪除外。在此意义上,对一些不作为的不法侵害,如果其形成紧迫的危害,也可以实行正当防卫。例如锅炉工故意不给锅炉加水,锅炉缺水已到了即将爆炸的程度,此时的不作为犯罪显然对公共安全造成了紧迫危害,防卫人完全可以通过强力迫使犯罪人履行其应履行的作为,避免危害结果的发生。此外,由于过失犯以危害结果的发生为其成立的前提条件,过失犯罪成立之时也是过失犯罪结束之时,所以对于过失犯罪不可能进行正当防卫。但是过失犯罪行为不等同于过失的违法侵害行为,如对于汽车司机酒后驾驶,在其汽车行驶威胁到行人的生命安全时,也可采取击爆汽车轮胎等防卫方法迫使其汽车停止,避免危害结果发生。

再者,不法侵害还必须具有现实性,即不法侵害必须实际存在,而非想象或推测的。在不法侵害并不存在的情况下,误认为发生了不法侵害,因而进行“防卫”的,是“假想防卫”,造成损害的,一般按照处理实施人是错误的原则处理。如果行为人虽然没有预见他人的行为不是不法侵害,但是应当预见时,对所造成的损害应该负过失犯罪的责任;如果行为人不应当预见不法侵害,则属于意外事件,不负刑事责任。

2、不法侵害必须正在进行,是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即不法侵害已经开始、尚未结束。

首先,对于不法侵害的开始,存在“着手说”(不法侵害开始于不法行为着手之时)、“进入不法侵害现场说”(不法侵害开始于不法侵害人进入不法侵害现场之时)和“折中说”(不法侵害通常开始于不法侵害着手之时,但对某些危险的犯罪,虽犯罪行为还未着手实行,但已对合法权益造成了紧迫的威胁,也应视为不法侵害已经开始)。我们认为,福德正神彩票为保障合法权益的最大化和防止正当防卫不适当的扩大化,不法侵害应以不法侵害着手之时为起点,但是对于行为还未实行但是对合法权益已经造成紧迫的威胁的,也可视为不法侵害已经开始。此外,需要注意,对于预先安装好的防卫装置,在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且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条件下,也是符合正当防卫的。

其次,对于不法侵害的结束,也存在“危险排除说”(不法侵害的危险是否已经排除)、“危害结果形成说”(不法侵害的危害结果已经形成的时间)、“危害制止说”(不法侵害被制止之时,就是不法侵害的结束)。但是我们认为,不法侵害的结束不宜追求统一的标准,例如危害结果形成说就不能适用于某些危害结果虽已发生,但不法侵害人还未离开现场或者刚离开现场,侵害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还来得及挽回的情况。所以,不法侵害的结束具体有以下几种情形:第一,不法侵害已经被防卫人制止;第二,不法侵害人由于自身的原因而丧失继续侵害的能力;第三,不法侵害人已自动中止不法侵害;第四,不法侵害行为已经造成危害结果且不可能及时挽回损失。

3、防卫行为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实行,是正当防卫的对象条件。如果故意对不法侵害人以外的人造成损害的,按照故意犯罪处理;如果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损害了不法侵害人以外的人的合法权益但未超过必要限度的,按照紧急避险处理;如果误认不法侵害人以外的人为不法侵害人而对其进行“防卫”的,按照假想防卫处理。值得注意的是,对动物、未达到法定责任年龄的人、精神病人是否可以实施防卫行为呢?

首先,对于动物是否可以成为防卫对象,我们认为,合法与不法是针对人的行为的评价,对于动物的动作不存在合法与不法问题。即使是在人纵使动物侵害他人的情况下,动物也不能成为正当防卫的对象,此时的动物只是行为人实施不法侵害的工具,防卫的对象仍是动物背后的行为人。此时实施防卫行为,虽然可能对动物造成一定的伤害,但其本质属于对行为人的财产造成一定损失以制止行为人的不法侵害。

再者,未达到法定责任年龄的人、精神病人是否可以成为防卫对象,我们认为,不法侵害应当是主客观相统一的,即行为人在主观罪过或过错的支配下实施一定行为,在客观上造成一定损害。但是对于正当防卫中的不法侵害,基于保护防卫人的合法权益来讲,若不允许对其未达法定责任年龄的人、精神病人的不法侵害行为进行防卫,会使被侵害人处于完全被动地位,其权益将无处申诉。故而未达法定责任年龄的人、精神病人也可以成为正当防卫的对象,只是在防卫时应尽量采取其他方法避免损害。

4、福德正神彩票为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是正当防卫的主观条件。即防卫具有正当性,行为人必须首先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防卫反击等事实情况。形似正当防卫实为违法犯罪的情况有:(1)防卫挑拨。已在上述文中已提及,此处略。(2)在互相斗殴的情况下,双方都具有不法侵害的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不法侵害的行为,都不具备正当防卫的主观条件,但是在一方已停止斗殴且向另一方求饶或逃跑之时,另一方穷追不舍继续实施侵害的情况下,放弃斗殴的一方对继续实施侵害的一方正在实行的不法侵害,可进行正当防卫。(3)在偶然防卫的情况下,行为人主观上是具有侵害他人的故意的,只是恰巧他人正在对其进行不法侵害,虽然其行为在客观上制止了他人的不法侵害,但是不属于正当防卫。(4)为保护非法利益而实施的还击行为的情况下,行为人主观上并非保护合法利益,不可能构成正当防卫。

5、防卫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的损害,是正当防卫的限度条件。防卫的限度条件是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分水岭,防卫过当符合正当防卫的其他条件,唯独不符合限度条件,防卫过当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重大损害。关于“必要限度”如何理解,存在“基本相适应说”(防卫行为与不法侵害行为在性质、手段、强度等方面大体一致)、“必需说”(防卫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的限度)和“折中说”(一方面看防卫行为是否为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另一方面看防卫与不法侵害行为是否基本相适应)。“折中说”不仅着眼于正当防卫的目的,该说既着眼于正当防卫的目的,将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作为必要限度的最基本内容,同时强调防卫行为与不法侵害行为的基本相适应以作为必要限度内容的重要补充,克服了“基本相适应说”和“必需说”的弊端,福德正神彩票为我国所采用的。所以,认定正当防卫的限度条件时,必须同时考察(1)防卫行为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即防卫是否显著地超出了制止不法侵害的需要,防卫行为的性质、手段、强度与不法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是否过于悬殊;(2)防卫行为是否造成了重大损害,即防卫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了一定的损害,但该损害是否达到重大的程度,造成不法侵害人的重伤、死亡或财产的重大损失。

2019年3月1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中,最高检检察长张军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提到“媒体披露‘昆山反杀案’后,指导江苏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提出案件定性意见,支持公安机关撤案,并作为正当防卫典型案例公开发布;指导福州市检察机关认定赵宇见义勇为致不法侵害人重伤属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昭示法不能向不法让步。”同日,最高检办公厅主任王松苗在央视出镜解读最高检工作报告时提到,这三个案子(“昆山反杀案”“赵宇见义勇为案”“涞源反杀案”)最终被检察机关认定为正当防卫,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就是要运用法治手段,让正当防卫“挺直腰杆”,该出手时就出手,不向违法让半步。当然,我们在与犯罪行为作斗争的同时,也要清楚认识到除对于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杀人、抢劫、强奸、绑架”指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绑架罪具体的犯罪,而不包含有杀人、抢劫、强奸、绑架行为在内的其他犯罪。实施包含杀人、抢劫、强奸、绑架内容的其他暴力犯罪,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属于“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无需考虑防卫限度外,对于一些普通的犯罪行为应避免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我国鼓励公民在面对不法侵害时,采用正当防卫手段制止不法侵害,同犯罪作斗争,但同时也需要注意公民的防卫权并非毫无限制,任何公民都不得滥用防卫权。

 

荣誉墙

当事人的满意,是我们服务的最大动力!

2011年郑州市管城区律师工作先进集体 2012年郑州市管城区法律服务工作先进集体 2014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5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6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 2017年郑州市管城区优秀律师事务所